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待自我 尊严活着 老有所乐

欢迎朋友们来白云的博客小屋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随石油大军南征北战30余载 如今我从零起步学习电脑,新手上路开启博客请朋友们多加关照。今后我要善待自己、好好的活,尽享身边的幸福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老毛难逃的命运  

2014-06-25 11:3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后海居一《[转载]老毛难逃的命运》
作者:用户dxrbfyejx9

一九七六年毛去世时,百万右派中,尚活在人间的那些人已经做了十九年贱民。其中相当多还在他们「就业」的劳 改农场里等待生命之灯枯竭、熄灭。已经回到社会的那部份也还在社会最底层挣扎。直到两年后中共才决定给「错划为右派份子的案件」予以改正,并于一九八一年六月通过决议,公开承认五七年的「反右派斗争被严重地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造成了不幸的后果」。(注: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中共虽然承认反右是「严重地扩大化了」,但「扩大」到 何等程度,它却不愿直说。实际情况是:江苏省一万九千多右 派全是「扩大化」化成的;河北省两万五千多右派,只有六名被认为是真正的右派,不予改正;山东省三万四千多右派,除八十名仍被认为是右派外,全是冤案。说是真右派,不予改正。全国算来,总数大约只有几百。

全国知名的右派中,被宣布不能平反的只有五人: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陈仁炳和彭文应。人们对其中所谓「国家级」的大右派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不能被平反颇能理解,因为要是「章罗联盟」的章、罗和批评中共搞「党天下」的储安平都不是右派,反右的理论就根本站不住了。可是许多人纳闷:怎么彭文应(上海政协常委、法学家)也不能改正呢?」原因是他「态度恶劣」。当上右派后,彭文应拒不认罪,结果职务被撤销,没有了工资。六个孩子加上老人,一家人顿失生计。妻女急得旧病复发死去,次子自杀身亡。「组织上」来人告诉他,只要写个检讨认错,甚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可是他坚决不写。子女们跪著哭求他:「家里没有饭吃了,你就承认了」然而他就是不写,直到一九六二年去世,成了真 正的「死不认错」。这就是为甚么他直到现在还是「右派份子」的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女学生林希翎不被改正的原因也是不认错。该校党委《对林希翎右派问题的复查结论》是这样说的:「林借帮助党整风之机公开煽动要从根本上改变我国社会制度。」「叫嚷要『清洗党内一大批混蛋』。」「大反斯大林,制 造混乱。」「林希翎的这些言行,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这些年来又一直不认错,仍然坚持其原来的立场和观点。」「用一九五七年中央『关于划分右派份子的标准』衡量,林希翎定为右派份子不属错划,不予改正。」

就算那几百人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该打该 杀,那也只占总数的千分之一。可是由于这千分之一的存在,中共便理直气壮地声明,它在一九五七年发动将百万中华民族的宝贵人才整得家破人亡的「反右斗争」「是完全正确和必要 的」。可见中共并不如它自己声明的那样,敢于「实事求是」地面对毛时代它所犯的错误。

毛的继承人为了维护自己执政的「法统」,至今不愿清算毛的罪恶。上海《文汇报》副总编辑浦熙修被毛点名为《文汇报》「闹资产阶级方向期间挂帅的」,之后才成为右派,毛是这一冤案的始作俑者。可是由于浦在受尽凌辱之后死于文革期间,一九八一年三月中共为浦平反、开追悼会时便说浦是「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不断折磨、迫害之下」,「含冤逝世」,好像把罪责推到毛的「接班人」和妻子身上,「伟大领袖」就可以照旧伟大似的。

毛取得中共最高统治权之后,对在他之前的数任中共领袖无一不泼尽污水,不怕那会玷污中国共党的旗帜。可是现今的中共领导人却无此胆量,给其前任按其原貌描上几笔。一九八九年五月,青年学生在北京天门前闹「动乱」时,从毛的老家湖南来了几个年轻人,朝天门上毛的肖像上拨了一点污迹,结果自然是坐牢。其罪行不是「损坏公物」,而是「现行反革命」,罚无赦。

不过,中共对付「现反」的法子已经比十年前文明了许多那几个青年没有一个拉去杀头。要是在毛**时代,杀十次头也够了。毛时代,「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现在的中国,即使「谁要说党不好」,也不会「马上叫他见阎王。」;因「骨子里反党」而坐牢的事也不再听说了,社会总算前进了一大步。

有人认为,毛花了过多时间去研究《资治通鉴》,马 列主义读得不够,满脑子封建,才闹出那些荒唐事。其实不然。毛研究历史,熟记在心的,往往是帝王们的谋略与权术,如「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之类。对于真正的治国之道,毛只是择其爱,弃其所鄙,并无深入研究,更算不上是专家。譬如,北宋一百六十馀年,社会稳定,国家机器运转正常(外敌侵扰另当别论),主要归功于被毛氏讥为「稍逊风骚」的宋太祖赵匡胤。赵虽一介武夫,但决不愚蠢。他一重法制,以为「所创法度,子孙若能谨守,虽百世可也」;二讲「干知识化」,改革科举,扩大招生,录用优秀知识份子,一概不问「你是甚么出身?」;三是实行「言者无罪」,皇帝龙袍底下从来不藏右派帽子。

可是毛读历史用的却是另一种眼光。秦朝二世而亡,他不认为是暴政所致,却认为是秦始皇杀知识份子杀得太少了。「秦始皇坑儒(只坑了)四百人吃了亏,张良、陈平没有整倒,汉高祖用了,是『镇反不彻底』。」(注:一九五七年七月, 毛在作关于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报告时的解释。)他认为要是秦始皇坑儒再彻底一些,将张良、陈平等一并杀掉,秦朝的天下就不会落到刘邦手里。

毛统治中国大陆四分之一个世纪,制造了那么多灾难,误尽苍生二十多年,原因就是他从历史中看到的只是「阶级斗争」、「镇反肃反」、「反攻倒算」,浓缩起来,就只剩了一个「杀」字。只是除了「坑」之外,另有名曰「劳动改造」的 苦役和流徙可供撰择,并不一定非要像用五分钱的子弹费处决林昭那样从肉体上消灭他不喜欢的知识份子。这一切都可以在《社会主义好》的凯歌声中进行,比斯大林的法子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

(人类历史上犯了和毛相似的毛病的不止毛一个,不过无人曾有毛的聪明,能将权术使用得像他那样得心应手、将绝对权力集中得像他那样彻底。一再闯下大祸的原因之一是他能将权力集中的成功。但他未能看到权力的另一面,权力无情反噬的功效。比他聪明的皇帝不止一个,乾隆就要比毛高明。有一个传说:当年乾隆游江南,居高处远眺长江,指著江中点点帆影问身边臣子:「那是甚么?」有人回道:「臣见世人劳碌,唯为「名、利」二字而已」,不想乾隆回道:名、利之外,尚有『情、义』」。乾隆在中国历史上也算个大聪明人,他似乎看到了人世有情的一面。对当前那些在大力 宣扬:只要中国有了钱,社会上的其它毛病都会不药而愈的人,愚见认为:这些人不是为了替当政的独裁者狡辩而不惜睁著眼睛说谎,就是因只见手心、不见手背的愚昧而一相情愿。

自然,知识份子在新中国受到的空前灾难,不应完全归咎于毛氏一人。自相残杀本是中共的传统。譬如,一九三三年,中共在湖北的根据地里搞肃反,杀了三万七千多自己的同志。
一九八三年,前中部长陆定一在回忆廖承志的文章中有 这样的话:「(三十年代红军)鄂豫皖苏区的创始人和四方面 军里的知识份子党员几乎被(自己人)杀光了。」(括号内的字为引者所加。当时共党在鄂豫皖建立的地方政权和红军第四方面军均由中共元老张国焘控制。)(注:一九八三年六月十九日《人民日报》。)读了这样的文章,使人深信,在一九三五至三八年毛和张焘争夺最高领导权的斗争中,要是张氏获胜的话,知识份子在新中国的遭遇决不会更妙。陆氏提及的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现象,是东方专制传统和苏式共产党的「铁的纪律」相结合的产物。而反右和文革不过是一根藤上先后长出的两个瓜而已。

现在,「文革」已经作为中国历史和人类文明史上一件无双的浩劫和丑剧,同毛的名字锁在一起了。但是目前中共的执政者以当年指挥反右的邓为首,只是将「人民江山坐得牢,右派份子想反也反不了」的歌词第
二句改成「反动份子想反也反不了」,仍然坚持认为他们反右反得对,只不过反得过火了而已。也许,还这段历史以真实的使命,注定将属于下一代或下一代的中共领导人--假定他们继续执政而且有勇气去做的话。即使他们不愿那么做,中国人民或迟或早,总会有自己起来清算反右的那一天。正如全国「头号大右派」章伯钧所说过的:「苏联一定要变,中国也不能让许多小斯大林统治下去。」(注:一九五七年六月二十日《人民日报》。)现在苏联已经变了,中国一定也会变。到那时,我们或我们的后代将在北大校园里的未名湖畔竖起一块小小的石碑,将为了民主的中华而殉难的林昭的血诗刻在那里。人们不会因为岁月的磨蚀而忘记她和她的同志,正如那诗里说的:殉难者的血迹,谁能抹得去?
在毛指挥下过了二十多年的斗人生涯后,接班的中共领导人发愿不再搞运动整人了。中国人民愿意相信一点,但是人民注意到,中共一方面宣布毛的「阶级斗争」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错误的,另一方面却又 顽固地声称要「坚持」毛思想,拒不认真检讨其执政中的严重过失。他们以为用「毛晚年的思想不符合毛思想」这一诡辩,就可以使人民信服,真是把几亿人都当成了阿斗。可是,历史的账即使不算也不会烂掉。毛欠下中国人民的账,并不会因为当局要坚持毛思想而可以钩销。

毛执政的二十七年中,既然光反右派挨整的人数已超过秦始皇所坑的「儒」的一千倍,要是再加上「大跃进」的人 祸和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我们便可以相信,北京城里那个黄圈 圈南面的「毛纪念堂」,总有一天会坚持不下去的。周是聪明人,所以要求死后将骨灰撒扬,不夷被后人鞭尸;老毛将难逃被中国人鞭尸的命运,世人不妨以冷眼旁观。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