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待自我 尊严活着 老有所乐

欢迎朋友们来白云的博客小屋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随石油大军南征北战30余载 如今我从零起步学习电脑,新手上路开启博客请朋友们多加关照。今后我要善待自己、好好的活,尽享身边的幸福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赵本山、张艺谋、余秋雨现象误国、误民  

2014-12-30 20:41:07|  分类: 热门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本山、张艺谋、余秋雨现象误国、误民

08奥运会结束、残奥会开幕后的第二天,张艺谋在北京一个陕西籍同乡的聚会上给我的一位朋友送上一张《英雄》电影光碟,请我的这位朋友观后提出批评,我的朋友说:不看就可以批评。

朋友说:“你过去的东西不管层次怎么样,但总体还有一种生命力。十多年来,自从你和官场对接、和市场对接之后你拍的东西普遍给人印象:有场面、有技术而无灵魂。形式大于内容。

张艺谋十分虔诚地回答:“我知道社会上对我的电影怎么评价,尤其是这几年骂的比赞扬的多。我们这一代人,普遍都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现在就是这么个境界,也提不上去了。而且现在这路子还不敢改,一改就乱套了。所以现在只能黑着头这么干下去了。”

张艺谋接着说:“人生苦短,自由的代价太大。我过去拍的一些片子人家压着还不让放。”

这时有人插话:奥运会唱歌是假的。

张艺谋苦涩地说:“假的多啦,没办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满盘皆输。最后定盘的是中央领导(没有指明是哪位领导)。

张艺谋的这番话一语道破了张氏电影所存在问题的症结和面临的窘境以及对奥运会开闭幕式大量造假的无奈。

通过张艺谋的谈话可以看出:因为所受教育有限,境界低,所以拍不出好的影片;又因为“自由的代价太大”所以不敢拍有思想灵魂的影片;最后怕乱套而不敢尝试新路,只能黑着头干下去。

张艺谋先是在山中无老虎的中国影坛上打拼出了一片儿天地,进入新世纪后则是依靠专业公司令人眩晕的巨额包装来维持不断下滑的票房。张艺谋的艺术生涯已经明显进入黔驴技穷的衰败期。

而余秋雨当年的一些作品在中国贫瘠的文坛上迎合了一些缺乏

审美目光的饥渴读者,再加上余秋雨自己巧妙的包装炒作,使得自己成为了“大师”。余秋雨不但恬不知耻地自封自己为大师,并且在自己的“故居”建立了“大师工作室”。

随着岁月的洗刷,余秋雨“大师”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渐渐被冷落在人们遗忘的角落。

但“大师”虽老骥伏枥,但还志在千里。不甘寂寞的秉性使其总要制造出一些“新闻”、在臭水坑中溅出一点涟漪来:出席各类电视节目、充当评委来显摆自己的文化“底蕴”,肉麻地吹捧自己唱黄梅戏的老婆。在这一切都无果后,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发表“含泪告四川地震灾民书”来讨好当权者,引起举国上下一片哗然,斥责之声汹涌而至、此起彼伏。

余秋雨弄巧成拙,因20万元地震“诈捐”事件弄得灰头土脸,至今是非难断,新近又有网民“旧事重提”,连爆其当年如何甘当“文革写手”、如何以下跪之举抛旧爱觅新欢而从“院长”位置跌落下来,以及撒谎、欺骗等等“恶行”,大有“秋风萧瑟催苦雨”之势。

接连引爆的是是非非,频频遭遇的“信任危机”,则使他不得不直面的残酷现实。

而在另一面的赵本山,却是火烧旺运,高歌猛进,继春晚连带爱徒一起红遍大江南北后,“刘老根大舞台”北京天安门(中国人的心脏)附近新店高调开张,进军“博鏊亚洲论坛”,在那里建造影视基地,坐落于三亚美丽之冠的“刘老根大舞台”旗舰店剪裁……。与包括张艺谋、余秋雨两位 “大师级”人物比起来,赵本山真可谓“风景这边独好”!

早已成功转型为商人的赵本山,靠春晚成名,靠贩煤炭起家——靠着投资运作以及市场经营等手段,其亿万“身价”足令业内人士艳羡不已,座拥豪车、别墅、私人“本山号”飞机,加上庞大的实体资产,令赵本山在演艺市场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有钱好办事,尤其影视投资作为“烧钱”的行业。这种“资本的力量”,无疑是极大的后劲支撑,使得赵本山在自己的领地里随心所欲,无所不能。

赵本山的“资本运作”更是达到了极致,绝非一般的商人所能及:赵本山拍戏所用演员都是自己的徒弟,只领工资而无片酬。所用场地由当地政府无偿建设,连租金都不需要投入。事后徒弟和当地政府都还对赵本山感激不尽,因为他们在都借着赵本山的光芒而各取所需。

日前小沈阳的妈妈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一语中的:“赵本山之所以收他(小沈阳)做徒弟,看中的就是他身上的傻劲,什么事都能忍耐。要是一般人,挣了这么多钱,都上亿元了,也没拿到多少,早急了。”既夸了儿子的“傻”,又贬了赵本山的“奸”。

做事需要“气场”,演戏离不开人脉。赵本山人气旺,固然有他赢得观众喜爱的因素,同时与他在圈子内以及社会精英阶层逐步建立起来的深厚的人脉不无关系。众所周知,在演艺界,赵本山既与张艺谋、成龙、郭德刚等等大腕打得火热,经常有合作互动,他在政界、商界、体育界的人脉广泛,博鳌论坛秘书长龙永图连年邀请赵本山作为特邀嘉宾,曾经的“文化大师”余秋雨也拜在赵本山脚下,对赵本山推宠有加。朋友就是财富,赵本山多年的成功,与他精心维护的广泛的人脉不无关联。

赵本山的智慧已远非农民式的狡黠,他在调动一切有利于自己的各种社会资源,就像使用自己的徒弟一样,把这些资源运用到了极致,连一点点骨头渣都不会剩下。

为什么张艺谋、余秋雨这些个“大师”们在当年如日中天的时候绝对不屑——甚至不会用正眼来看的人,现在却要一个个低眉顺眼、都要拜倒在只有小学文凭、简直“俗不可耐”的赵本山脚下?

原因在于张艺谋、余秋雨这些个“大师”们一个个每况愈下、风光不再,而赵本山则是正处在“阳光地带”,“大师们”需要赵本山的阳光来使得自己再度灿烂,或者通过赵本山来吸引公众的眼球、增加票房、提升影响。

这就是社会上流行多年的傍款、傍黑、傍名人在张艺谋、余秋雨身上的翻版,名曰“傍俗”。

一个深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市场的外籍人士对我说:“雅臣,不要认为中国政府的最高文化官员不了解赵本山,其实他们很清楚赵本山的俗文化。政府需要赵本山给老百姓带来笑声,老百姓有笑声就够了。政府不要老百姓理解深刻的艺术,这样会给政府带来麻烦。”

“张艺谋肯定比赵本山聪明,他明白赵本山是什么层次。张艺谋太自私,他不是为了艺术,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声而吹捧赵本山。”

“像赵本山、成龙这些人原本只是个‘玩意儿’,他们目光短浅,被‘大师们’吹捧之后就忘乎所以了,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贝多芬之所以成为大师,是因为他不为名利所困,所以他写出了不朽的音乐。张艺谋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的作品不会传世留名,他不是为艺术而艺术,他只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

一个老外把中国文化现状一语道破。

演艺界走向娱乐化、媚俗化,应该是当下不争的事实。各路导演、制片人、演员热衷于用各种手法炒作或比拼票房,以此为第一位的追求,已是业内通行法则,衡量艺术的唯一标准就是票房(共和国文化部长蔡武衡量标准是笑与不笑)。老百姓在巨额令人眼花缭乱的虚假广告的蛊惑下被骗进了影视剧场,当人们发现上当时,有人提出了退票的主张。靠票房收入爆发起来的“大导演”冯小刚立即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种主张斥之为“狗屎”。要知道,商家还懂得“假一罚十”的道理,作为商业影片的虚假宣传为什么不可以退票呢?岂有此理。

就连“小品王”赵本山与教授关于“大俗大雅”的争论,其对于大雅的不屑一顾甚至全盘否定,也可以为“媚俗至上”的风潮现状做以注解。更有说服力的实例是前不久一审被判死缓的贪官王益,不识五线谱,前些年居然创作出大型交响乐《神州颂》,在各地的演出场次居然还创下记录。当时许多演艺界人士知道这位金融高官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但嘴上却要昧着良心说:“王行长真是多才多艺!”“王行长要是投身音乐,虽然不成贝多芬也至少和谭盾、叶小刚有得一拚!”“上世纪有脍炙人口的《祖国颂》,本世纪有王行长的《神州颂》”。真个是把金钱收买良知、铜臭污染艺术推向了极致。

赵本山、小沈阳、成龙本身没有错,他自有它的观众市场,自生自灭由他去吧。问题是他们不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主流文化,或者不该是社会所追逐的文化。

中国需要文化产业,现在的问题是只有产业而没有了文化。

现状是,上有政府大力提倡,下有众多“大师”的兴风作浪,再加上赵本山之流的不知天高地厚,志满意得地指点中国的文化江山。其结果:中国文化必将污秽四溢,文化的颓废必将带来道德的沦丧。低俗给老百姓心灵带来的创伤和由此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绝不是几代人就可以修复的。

政府推崇赵本山、小沈阳是为了维稳,张艺谋、余秋雨之流献媚赵本山、小沈阳是为了功利,出于自私。

赵本山、小沈阳、成龙自然也是投桃报李,因而也就出现了成龙去年在博鳌论坛上:“中国人还是需要被管的,自由不好”——献媚政府的白痴言语。“大师们”与这些个低俗传播者相互利用、各得其所、狼狈为奸。

赵本山、张艺谋、余秋雨现象误国、误民!

(资料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